16岁被原子弹闪瞎眼睛,没人觉得他聪明,谁能想到他拿诺奖,还活到90岁……

2019-07-12 围观 :141 次

请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东东和西西

转载文章必须联系授权,微信号:eastandwest2015

东东和西西写过很多人物,经常有粉丝留言,某某还不是靠老爸、靠老公,靠资源,要不就是上帝宠儿,靠老天赏饭吃……也是,你我皆凡人,还输在起跑线上,简直没法活了。

最近看到一位老爷子,人家从起跑线输得家也不认识,淡定过了一辈子,居然摘了诺奖,还活了90岁,无疾而终,到底靠啥呢。

他是十年前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下村脩(xiu,中文写为修)↓↓上周去世。

诺奖得主总归自带光环。比如今年生理或医学奖得主本庶佑,出身医生世家,年少成名,同学说他每天的烦恼就是长大后当天文学家好,还是当医生好,还是当律师好?要不三个都当着玩玩↓↓

还有与下村修分享奖项的美籍华裔科学家钱永健,钱学森堂侄,更是出身名门、天纵英才,谁都看得出不凡↓↓

下村修呢,更像阿甘,没人觉得他聪明。

他1928年8月27日出身军人家庭,小学和中学都在战乱里度过,多年住长崎,上课不要紧,要紧的是每周军事训练;到高中,没坐在教室里听过一次课,每天到军工厂上班。

读书不用想了,不到17岁,又遭遇飞来横祸。

长崎什么地方大家懂,有一天,他刚在工厂坐下,一道强光闪过,眼睛瞎了。。。摸索回家的路上,淋了一身黑雨(放射性尘埃),祖母赶紧让他洗澡,也许这个办法救了他。

长崎上空的蘑菇云

可能离爆炸地远,他失明几个星期,又一点点能看见了,但干不了活,只能在社会上漂泊。

到20岁出头,满打满算只读过9年书,不要说今天,放在当时战后日本,也没出路。他想着学医,去读长崎医科大学专科部,拿到三年制文凭。

一个战后重建的地方大学专科生,还是不算啥。但大师之所以成为大师,当然不一样。他喜欢科学,到名古屋大学拜访一名教授。

说巧不巧,教授外出,碰到另一个科学家平田义正,聊了一阵想干啥为什么之后,居然进了平田研究室。

这个机会太阴差阳错,太幸运了吧。第一天就碰到大难题,要他发现海萤在水里为啥能发光。其实,老板并不是看好他,这个课题在美国多年没出成果,不如甩给没名气的老实人干干。

日本的蓝萤湾

他在海边长大,本来就好奇有些海洋生物会发光。于是从早到晚做实验,海萤荧光素遇到氧气就分解,难度极大。

苦苦折腾一年,冬夜里,阴差阳错的幸运来临了,他把荧光素放进有浓盐的试管,意外关掉暖炉,第二天发现结晶,成功提取了蛋白质。

下村修把这一刻称为“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刻。”

他被名古屋大学破格授予博士学位,据说是日本罕见的越级晋升。还引起普林斯顿大学学者约翰逊Frank Johnson的兴趣,邀他去美国。

去美帝吃香喝辣?No,研究水母为什么在水里能发光……

boss换成约翰逊了,老板亲自开车,每天12小时、连开7天,带他从东部横穿到西北部,最终庄严地站在一个码头上,不为观鲸,而是这里有超级多水母。

“星期五码头”是有名的观鲸点,没想到成为水母圣地

从此,下村活得不像科学家,更像渔民。每年夏天抓水母,抓回来深情凝望,一百多个小颗粒就是发光精华,但为啥离开环境就不发光?

无数次实验失败,下村修沮丧地将“精华”倒进了洗手池,没想到一颗颗瞬间闪出蓝光,原来池里有点残留海水,而“精华”需要海水中的钙离子辅助发光。

明白为什么远远不够。要深入研究分子结构,每个夏天要抓5万只小水母。

他不光自己抓水母,每年带全家横穿美国去抓,他妻子也是长崎人,早年受过辐射,身体很不好,是化学家。

别人家的孩子度假、上夏令营,他家两个孩子跟着从早到晚抓水母,下村曾记录:“五年过去了,我的儿女长到八岁,已经能抓得像成年人一样快了!

下村修夫妇

年年抓、提取蛋白,等搞清分子结构,再埋头好几年,研究发光机理。

手里积攒了不少绿色荧光蛋白质,然而晴天霹雳!老板带去参加学术会议,丢失了……一切重新再来。

前前后后20年,捞了上百万只水母,纯化5毫克发光蛋白

52岁那年,他和约翰逊发表论文,宣告发现绿色荧光蛋白。两人都是奇人,干了这么久,有没有用,跟自己有几毛关系,统统不在乎,下村继续研究。

很多年又过去了,老板退休,下村连研究员位置都丢掉了。学校并不看好他,谁在乎一个年年开车去抓水母,玩水母的老头呢

好在波士顿海洋生物学研究所收留了他,下村继续做实验;直到退休,又窝在家里,把地下室改造成“光蛋白实验室”,继续研究。

而外面的世界早已变了,荧光蛋白的现代成像技术,可以观察和追踪细胞,连东东和西西这样的科技盲也能想像,医学和商业价值脑补都补不出来。

这个发现被大量应用,但绝大多数人不知道下村;应用带来的商业效益,也跟老头无缘。

滚滚红尘里的名和利,对他好像没什么吸引力,他所感兴趣的,是生物为什么会发光,直到80岁获奖那天,他还在玩水母。

接到2008年诺贝尔奖获奖电话,才知道这是大事。

下村与同行分享奖项,他是阿甘式科学家,而钱永健是天才,改造绿色荧光蛋白GFP,发明应用专利,成为生物研究最重要工具。

开会时,下村一贯的不说话,听着钱永健与同行讨论与解说↓↓

接受瑞典国王颁奖↓↓

在座椅签上自己的名字↓↓

这都是老爷子想也没想过的。曾经险些瞎了一双眼睛,没受过优秀学校教育,靠一天天不间断地做最好奇的事情,成为科学大师;顺便说句,跟着他从小抓水母的儿子,也成为顶尖电脑安全专家。

这段评论很到位:下村没有自己的实验室,一直为导师打工,不是为了功;没当选过院士,很少人知道他,不是为了名;GFP带来无数收益,与他无缘,也不是为了利。

从小对大自然和这个世界保有一颗好奇心,也许是他走上科学道路的最单纯原因。

输在起跑线,却赢在终点线。正所谓那句鸡汤一样,“有时候,慢才是快


小喇叭


我们的目录升级成全天候好朋友咯,现在在主页回复目录,就可以看到整理出来的往期好看文章,看到喜欢的只要点一下就行,再也不需要回复数字啦!


另外,东东和西西的新浪微博“东西talk”,也强烈推荐大家关注!
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