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石头记》:听石头讲故事

2019-08-23
     ▼更多精彩推荐,请关注我们▼

提到《石头记》,很多人自然而然会联想起我国四大名著之一的《红楼梦》,但是马志飞所著的《石头记》却与《红楼梦》南辕北辙,是一本真正讲述“石头”的书籍。在他眼中,那些灰扑扑的石头,是一个个能讲出故事的“生命”。

《石头记》

马志飞著,北京大学出版社,201610月出版

《石头记》创作灵感,源于马志飞自己的兴趣——地质。作为北京市地质研究所的地质工程师,马志飞对于地质的热爱自童年便已开始。这与他从事中学地理教育的父亲密不可分。因为父亲在日常生活中无意地提点,让地质、地理等知识内容给马志飞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在别人眼中枯燥且无趣的地质考察工作,在马志飞眼里却有着无与伦比的乐趣,而那些灰扑扑的石头,在马志飞眼中也是一个个能讲出故事的“生命,因为它们可以告诉人们当地地质的状况,也讲述着地球的变迁。


也因为对地质学的兴趣,马志飞对于所有与“地”相关的书籍都颇为向往。比如沈括的《梦溪笔谈》、徐霞客的《徐霞客游记》、宋应星的《天工开物》,甚至有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……这些书籍,马志飞都已经通读过。并且,这些书籍也成为《石头记》的参考文献。在博览群书之后,马志飞将《石头记》的写作风格,定为科普与文化兼备。因此,在写作时,他的描述不仅局限于矿物质,还包括了博物的内容。

博物的知识来自马志飞利用每一天乘坐地铁的碎片化时间,关注着与地质相关的新闻,让所有与地学相关的信息都经过思考后融入他的知识体系,这样的积累与融合也让《石头记》的叙述变得有趣。比如,在书中,谈到祖母绿时,他提到“这不是祖母喜欢的那种绿”,进而引出祖母绿的来历;在写到“方解石”时,他从哈利波特的隐身斗篷入手,并告诉读者这种想法并非凭空捏造,2011年美国与新加坡的科学家就利用方解石研制了“隐形斗篷”……

      

为了与收藏品书籍相区分,整本书不仅描写了矿物的收藏价值,还特别辟出两章撰写矿物的金属提取及其药用价值,当然描述中也加入了作者自己的理解。例如,在表述雌黄与雄黄时,他指出古人对这两者认识的误区,即古人认为,雌黄只出现在山的阴面,雄黄只出在山的阳面,因此得名为雌黄与雄黄,但实际上前者的化学成分是三硫化二砷,后者是硫化砷,并非按照山阴山阳之地而分;在雄黄与雌黄的章节最后,马志飞也不忘提了提人们认知中雄黄酒的来历与药用价值,同时解释了“信口雌黄”中“雌黄”的释义


        矿物虽是物质,却与中西方的文化分不开。在西方的传说中,每个月都有一块生辰石,每块生辰石的含义不尽相同;而且,现在人们也熟识的关于婚姻纪念日的一些说法也与矿石有关,并且从西方传入,譬如银婚、金婚、钻石婚、蓝宝石婚、红宝石婚等。而且,有些国家甚至还有自己的国石,像澳大利亚的国石就是欧泊,罗马尼亚的国石则是琥珀。



矿物代表的含义不仅存在地域差异,其使用方式上也存在差异。例如在西方,人们用矿物制造了玻璃,安装在房屋墙壁上,一来透光,二来不论是向外张望还是向内窥视揭示一览无遗;但在我国,发明家们用类似的矿物做出的是瓷器,不透明却有着不断创新的美,就好比东方人含蓄内敛的性格。



       矿物本身的知识加上马志飞自己对于矿物文化的诠释,让这本石头记的气质立变。正如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,博物学文化倡导者刘华杰在点评这本书时提到的:每一块普通的石头都值得尊重,岩石中的各种宝石、矿物更是如此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由“科普北京”原创,图片来源于网络。


科技资讯 趣味科普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