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国立自责儿子张默叛逆

2019-12-08

  

 张默与张国立

  2010年香港一本杂志在父亲节邀请张默拍摄杂志照,张国立父子各自向对方写了一封信表达内心情感。

  爸爸:

  我就知道我长大以后会演戏,反而是后来玩乐队以后,想过靠做音乐来为生,只是您把我的梦想毁了,告诉您,那个时候我可恨你了,谁让你偷偷去给我的队友说三道四,没两天他们就把我赶走了,你知道那时候我有多伤心,那比失恋还痛苦,因为失恋只是被一个人抛弃,但我却同一时间被四个人抛弃,您倒是成功了,被赶走了以后我想不到除了做演员之外还怎么生存,不过拍戏可能也不是你想我做的。———(张默给张国立的信)

  张默:

  记者问了我一个问题,张国立作为张默的父亲,是帮他的多还是害他的多?我自己想了想,觉得我这些年的确害你不少。你小时候如果不是刚好碰上张国立要创业,要争名声的时期,也许我和你妈妈也不会离婚。你进了这行,要不是有张国立这个爸,你可能没有这么痛苦,从小到大,你都是一个叛逆至极的孩子,同样,又直率到极点,当初你跟我说要离开我公司,自己出去找角色,我其实也没不高兴,只是觉得你没必要让自己这么辛苦,这是一个父亲最正常不过的心态。我庆幸的是今天你在坦率之外,比从前更懂得表达自己的想法,这或许能减少很多误会,你知道平常这些话我都不会对记者说,可能是因为今天是父亲节的关系。———(张国立给张默的信)

  张默被拘,作为父亲的张国立在公开道歉声明中表示:作为一个父亲,我对此感到深深的痛心和愧疚……我也恳求公众和媒体能够宽容待他,给一个迷途中的年轻人改过自新的机会,请理解一个父亲的心情,也请原谅一个儿子的错误……

  看得出,张国立很诚恳,很歉疚,很痛心。去年7月张国立做客郭德纲访谈节目《今夜有戏》,在与郭德纲谈及儿子张默时,他对张默的爱和歉疚就表露无痕。

  张默小时候是个特别听话的孩子

  但十六岁便开始叛逆

  郭德纲(以下简称郭):据说很多节目都想请您爷俩儿一起出现,他都不愿意?

  张国立(以下简称张):对,拧,他们有他们的难处。我想你的儿子可能和他之间有共同的话题,就是不想顶着老爸的光环,这个光环实际上对他们是一个包袱。他们这代年轻人有他们心里那股劲儿,我是独立的,我没有占你的便宜。虽然我在这个行当里,我可能暂时不如你。但是我相信我未来有成功的一天。我觉得孩子们可能会有这种想法。

  郭:处在这个位置之外的孩子们还会羡慕,你看你爸爸是谁,如何如何。可能孩子们都有叛逆期,郭麒麟十五了,在家我觉得可能就要开始叛逆了。

  张:十六,张默十六开始叛逆。十五岁那会都听话着呢。张默其实小时候是个特别听话的孩子,不过从十六开始就完全变了(笑)。不过现在又好了,现在就懂事了。

  拍他打我耳光的戏

  他先抽自个儿几个嘴巴子

  郭:据说你们爷俩演戏的时候,儿子演皇上,你演大臣。有下跪的戏都是他先给你下跪,才是你给他下跪。

  张:是演《龙非龙 凤非凤》这个剧的时候,我演大臣,他演皇上,我老要给他跪下,他每次来了之后,一看有我,他先下来,“爸,我给你跪下了。”好,然后回身一弄,再不叫爸了,再就是导演怎么怎么的。然后《济公》一场戏要打我耳光,他问我怎么演?我说该怎么演怎么演啊,“那我得打你啊?”我说打啊,哎哟,这纠结,最后开机之前,“那个各位,各位现场的朋友,我今天这戏要打我爸,我先抽我自己”,啪啪啪,抽自个儿几个嘴巴子,这我不知道他哪学的,这没人教他,但我一看,我挺感动的。我觉得这孩子他可能是觉得,这虽然是演戏,但毕竟是父子关系。

  我原来想着让张默出国,

  我把一切都给他办好了,他坚决不走

  张:的确我觉得孩子们的成长,会遇上各种各样的状况,我原来想着应该是让他出国,我把一切都给他办好了,他坚决不走。他一直坚定不移地就愿意演戏,后来我想想也是,他是在这个环境里面长大。他从小在剧团里看着爸爸妈妈拍戏,看着我们演戏。他对这个行当对演戏的热爱,远超过我们对这个行当的热爱。

  郭:哎,我听着。

  张:我是为了孩子,我为了他们,所以我就是少给他们将来添麻烦,因为他们比咱难多了。我不怕,现在谁能撂倒我啊?你不让我演戏,我导戏啊,你不让我导戏,我还能投资呢,你不让我投资我还能干别的呢。实在不济了,我还能练一个月板,我还能上街去说板呢?对不对?

  郭:咱们在剧场里干。

  张:对对对,我还会拿那个白沙子在地上写字呢。是吧?你能把我怎么样,但是他们是脆弱的。他们需要有一个好的环境来成长,有的时候我也在想,但是他们已然是很难了,所以要靠他们自己努力。这一番话我也要送给你的儿子。

  郭:我们是咬着牙活下来的,咬着牙过来的。

  张:这一点我觉得他们应该学知识。